舌尖上的风雅 · 藏在诗经中的美味
2018-09-17

“一曰食,二曰货。二者,生民之本,兴自神农之世。”——《洪范》八政
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——《管子·牧民》
 
“追社溯稷”是E追溯微信平台推出的一档历史美食系列专题,除了以“吃货”的角度探索中国历朝历代的美食佳肴之外,也从古人的智慧中发掘食品安全追溯的妙策良方,看看古人如何从各方各面保证食品安全,诠释“民以食为天”。

 


 
读《诗经》时
总会先挑自己读得懂的字先看
里面出现的食物不少
虽然多半有些看不懂
但还是会透过字形
想象一下样子和味道
窈窕淑女们都吃什么呢?

 

 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《周南·桃夭》

 

桃花自古就是吉祥辟邪意义,隋唐后多用于象征男女情缘。
在北方仍然保留有给老人祝寿做寿桃面点的习俗,桃象征福寿的寓意始终未变。
“三月,桃花开时,正值鳜鱼肥美。”

有了诗的赞美,令桃花季的鳜鱼更为著名。鳜鱼肉质爽脆鲜嫩无骨刺,最常见的做法便是清蒸。

不得不说徽州名的就是臭鳜鱼。去徽州人人必点的一道菜,但臭鳜鱼也有很多不同风格的臭法,每家做起来口味都不一样,上佳的是闻起来气味浓烈,吃起来肉质鲜嫩而浓香,毫无臭味的为上品。


谖草
(黄花菜)

焉得谖草,言树之背。
愿言思伯,便我心。
《卫风·伯兮》

 
谖草就是萱草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黄花菜。
黄花菜在江浙一带常见。乡村人家的墙头后院,山间的崎岖小路,随处可见。

黄花菜好看也好吃,北方的做法最喜欢凉拌。

在南粤,黄花菜一般很少有新鲜的,都是晒得干干的呈深黄色,用来炖汤。小时候穷,吃个鸡不容易,每次有老鸡炖黄花菜都是过节。因为热爱吃鸡,顺便热爱上了黄花菜的味道,至今不渝。


 
枸杞

湛湛露斯,在彼杞棘。
显允君子,莫不令德。
《小雅·湛露》

 


说起《诗经》里的食物,最有乡愁的是这一味—枸杞。

在粤西,人们会达到没有老火汤吃不下饭的地步。一碗好汤也可以让自己内心安定。说到底,胃是人身上最顽固的感情器官。

现在喝汤,遇到枸杞,还是不会放过,有时很难捞,就像是在碗里捉迷藏。


投我以桃,报之以李。
彼童而角,实虹小子。
《大雅·抑》

 

酸甜的李子,十分常见,但能吃到很甜的不太容易。不过有些人就喜欢吃酸的,自当别论。

在广东,以翁源的三华李最为有名,清甜爽脆不酸。李花开的时节,满山如雪,如梦如幻,弥补了南方看不到雪的遗憾。

李子不能多吃,容易上火,损害脾胃。民间有“桃养人,杏伤人,李子树下抬死人”的说法,但李子做成的果脯则没这个问题,甜甜脆脆的很好吃,广东叫加应子,和咸橄榄、冬瓜糖并列小时候最热爱的零食。
 
木瓜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
《卫风·木瓜》

 
《诗经》里的木瓜,并不是我们今天常见的据说有奇异功效的那种大木瓜。春秋时期,这种个大肉甜、树形高耸的番木瓜还没传入中国。

而正宗的中国木瓜,属于蔷薇科,开着美丽的小花,结出来的小瓜光滑爽脆,香气浓郁。

最喜欢的中国木瓜吃法,是云南的酸木瓜。一大碗热腾腾、油腻腻的过桥米线,配上一碟酸爽的腌木瓜,无论酷暑,还是严寒,都能让人胃口大开。

到了云南的乡下,酸辣鲫鱼里,也必配腌渍得金黄的酸木瓜,想起来就会满口生津。
 


(莼菜)

思乐泮水,薄采其茆。
《鲁颂·泮水》


 
莼菜是一种娇嫩的植物。《诗经》的时代,长江黄河流域的大江小湖里很常见,但随着后世水质日渐污染,莼菜已经很难在自然水域见到了。

莼菜最著名的做法是莼菜羹。

莼菜羹的圆融滑嫩,在唇齿间缠绵悱恻,如此性感,让人瞬间有好想谈恋爱的感觉。

荏菽
(扁豆)

荏菽旆旆,禾役穟穟。
《大雅·生民》

 
扁豆是蔬菜界一大江湖势力,种类繁多,称呼各地也大有不同。比如荷兰豆,其实并不是产自荷兰,而是中国南方的土产,所以,荷兰豆在荷兰的名字叫中国豆。

扁豆要炒得熟透,方能褪去青味,但又不能过熟,此间分寸,确实比较考验厨师。我的经验,是炒到青色呈现半透明之际就差不多了。

 

 

读诗经,能够读出千百种美味来,可见,人的寻味本质——馋,都应该是祖传的